為什麼要叩首    黃明雲

二十一世紀是一個新太空時代隨者科技神乎其技快速進步,人們不得不自我要求加緊腳步以免落在時代列車之後,就這樣凡事要求快速、要求效率;藉由網路的發達很快的可以獲得知識答案,不再是以前十年寒窗苦讀的磨練;無形中自我意識高漲,在壓力日積月累不斷地情況下,漸漸地,自我情緒管理易失控,對事情的處理過程缺乏耐心,心浮氣躁;前幾年有一位學者提出情緒管理(EQ Management)之理論,大受歡迎,為什麼呢?因為這個理論正好說到大家的心坎裡了,當然他也是經由觀察、研究、討論之後才作出這套理論的,在當時許多大企業聘請他去為高級主管授課,一時尉然成風,成為當時之時尚;殊不知,早在兩、三千年前我們的聖賢,已經提出這樣的論點了,在大學中有這樣的記載著,詩云:「邦畿千里,為民所止」。詩云:「緡蠻黃鳥,止於丘隅」。子曰:「於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鳥乎?」聖賢告訴我們:人是萬物之首有著高超的智慧,應當要運用智慧來為握運籌管理萬物及萬事,所有萬事萬物都有它因循的軌道,最微小的螞蟻在洪水來前就由他的本能得知而遷窩,老一輩的人每年看鳥巢築向而得知今年颱風的來向,那麼,鳥又如何得知這項訊息的呢?

叩首的意義

叩首是幫助修行者「守本真心」的不二法門,叩首的姿勢也是太極。藉著這個回歸太極的叩首,使我們歸根復命不再妄想。所以叩首是令我們身心從混雜的世間,回歸到原始面目,自然那些因環境而產生之雜念藉著這個回歸太極的叩首,回歸太極、妄念盡除。為什麼叩首可以掃除妄念?因為叩首時手抱合同,而合同本身即是一個太極圖。作揖之際種種妄念,也隨之放下了。且叩首時,緊叩玄關,守玄自然念念回歸自性,故妄想不生,也就是六祖所說的:「念念不離自性」。人由於種種因緣成熟再藉由父精母血附合來到這人世間,從出生→長大→年老→往生,經歷多少甜、酸、苦、辣人生苦樂,轉眼間無常到來,「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搥胸頓足悔恨已晚。

叩首是表對仙佛的禮敬之心

在彌勒真經有這樣一段記載:「要想成佛勤禮拜,三災八難不來侵。」你想往生彌勒淨土嗎?在求道受明師指點時,恩受彌勒佛慈悲願當下已在彌勒淨土註冊完成,但未成道前還有人身時,受了大自然環境各種災害之苦不堪言,水、火、風災、地震。今年各地災害頻傳安徽洪水,雲南地震,中東戰爭,非洲乾旱內亂諸多苦,希望減少災害應該由自性佛堂的清靜做起。天有天理,地有地理,人有性理,各盡其職責則風調雨順。人不順理而行做出傷天害理的勾當,這怨氣沖天,天理也不順所以產生天災,當我們禮拜叩首如嬰兒般柔軟,所呈現的是赤子心祥和無爭端無掛礙,佛光加被自然能遠離災害禍端。

在大藏經的《彌勒菩薩所問本願經中》也有這樣一段記載:佛語賢者 阿難:「彌勒菩薩求道時,不持耳、鼻、頭、手、足、身、命、珠寶、城邑、妻子,及與國土,布施與人,以成佛道;但以善權?方便安樂之行,得致無上正真之道」阿難問佛:「彌勒菩薩,以何善權得致佛道?」

佛言:「阿難!彌勒菩薩晝夜各三正衣束體,下膝著地,向於十方,說此偈言:

我悔一切過 勸助眾道法
歸命禮諸佛 令得無上慧 」 

此偈的意思就是說:「我承認一切錯、過、罪,並令這一切錯、過、罪永不再犯。同時勸化幫助眾生依此修道:我自己先悔一切錯、過、罪,並以至真至誠的心,禮敬十方諸佛,那麼必得無上佛智佛慧。」聽說人在轉世前必先喝孟婆湯,因此,轉世後就不記得前世的諸事物了。很多修行者乘愿下凡,因為忘了前世,又受到五濁世界的諸多引誘往往不但未能完成愿力,反而造了諸惡業;唯有常常親近佛堂,在禮拜叩首仙佛當中,受諸仙佛的愿力加被才能夠迴光返照,於止,知其所止。人終其一生為學業、為事業、為美妻豪宅而打拼,不停用心計較來獲得所想要獲得的,用心機耍手段,何曾停下來問自己,我來東土的目的真的只是這些嗎?禮敬仙佛的當下迴光反照未曾生前的本來面目。

叩首能去貪、嗔、癡、慢、疑心

從我們出生到長大成人過程中,由外而來的知識不斷的輸入,漸漸地成為我們的生活習慣行為,這一些習性又慢慢的潛在我們的第八識阿賴耶識中烙印成了主角,影響我們對事、對物有了自我為中心的念頭,自我擁有的慾望。清靜經中有一段說「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驚其神,既驚其神,即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貪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便遭濁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人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皆因這七情六慾的紛擾錯亂而輪迴不休。

在唐朝懿宗皇帝時,有一位知玄悟達國師,在他年少還未被封為國師時,曾參訪叢林,掛單在一間不知名的寺堙A正巧另一位僧人也掛單在該寺,但那位僧人得了很重的病,通身長滿了瘡,發出很難聞的臭氣,所以都沒有人想要和他來往,國師住在他的隔壁,很同情他的病苦,常常照應他,一點都沒有討厭躲避的感覺。不久那位病僧的病也好了,為了道業各奔前程,在臨別的時候,那位僧人為了感激知玄和尚的德風道義,就對他說:「你以後如有難臨身,請你不妨到西蜀彭州九隴山來找我,我會設法解救你的災難。記住山上左邊兩棵大松樹連在一起,那就是我居住地方的標誌。」說完便離去了。

後來知玄和尚因為德行高深,唐懿宗十分崇敬,就封他為悟達國師,還賜他沉香莊飾的寶座,悟達國師坐上寶座之後卻生起一念傲慢心,心想現在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於是從這時候開始,膝蓋上便生出一個人面瘡來,長得和人面一模一樣,每次還要用飲食餵他,也能像人一樣開口吃東西,悟達國師當時痛苦難忍,遍請各地的名醫,但是每位名醫都無法醫治。

國師這時突然記起過去,同住的那位病僧臨別所說的話,於是便前往西蜀彭州九隴山去尋找。一日,天色已晚,忽然看見了兩棵並立的松樹,再往前一看是一座金碧輝煌的殿堂與那僧人,兩人相見甚歡,國師便把所患的怪疾告訴他,僧人便加以安慰,告訴國師不要擔心,只要用清泉水洗一洗即可。次日清早僧人就令一個孩童引領國師到巖下清泉的溪旁清洗,國師剛要捧水洗人面瘡時,人面瘡竟然大聲呼喊:「不可以洗啊!您知識廣博、見解深遠,但不知是否曾讀過西漢書上,袁盎與晁錯傳呢?」國師回答說:「曾經讀過。」人面瘡就說:「往昔的袁盎就是您,而晁錯就是我,當時晁錯被腰斬時,心懷怨恨,因此我累世都在尋求報復的機會,可是您十世以來,都是身為持戒嚴謹的高僧,冥冥中戒神在旁守護,使我沒有機會報復,而今您受到恩寵,動了一念名利心,無形中德行已經虧損,因為這個緣故,我才能接近您的身邊來報仇。現在蒙聖人迦諾迦尊者出面來調解,賜我三昧法水(此三昧水是迦諾迦尊者三昧力的加持而成三昧法水),讓我得解脫,今後我不再與您為難作對了。」

我們在自我人生生涯規劃當中為了得到更好名聲、地位、財富而汲汲勞苦奔波不停,可曾為自己身後做過規劃呢?在與人競爭當中得不到便心生怨恨,甚至欲置他人於死地方罷休,殊不知自己的內心正被毒蛇吞噬。世事十之八九盡不如我意,俗云:人願如此如此,天理未然未然。只有,能將自己內心大公無私現出光明才能受上天任命,堯帝要傳位給舜,舜是一位耕農並無赫赫聲名,但是由於他的內心坦蕩蕩的,無論父親、繼母及弟弟如何污衊終不為改變初衷,一位始終如一的人方能受此重任。

叩首能見素抱樸去我執,堅守初志終生不二

民國三十八年五月師母派出最後一批開荒隊往日本,那時大陸己淪陷,船票比黃金還值錢,一行十八個人只好雇一條舢板,打算先航到南韓再轉往日本。出發之前師尊臨壇警示:「一心求老天,老師掌舵,波濤浪驚,勿惶勿懼。最切要者,勿存虛榮,勿存享受,一切以渡生為念,否則恐難成行,半途而廢,小心慎之。」果然在偷渡前夕,遇到查戶口,十八人在機槍掃射中倉惶逃出,糧食與金錢都因失誤而未能上船,一行人僅帶著前人贈送的紀念金戒子,無錢無米只承著母命與決心便踏上了舢板。乘著強勁的海風告別了東北,航向茫茫的黃海。帶著鄉愁的辛酸和東北人剛毅的豪情,舢板航向波濤洶湧的海洋,責任與使命感使他們忘記了飢餓勞頓及暈船之苦,渺小的舢板在茫茫大海中承載著道脈救亡圖存的使命,任海浪洶湧澎湃也吞噬不了這一葉任重道遠的小舟。數日的漂泊,舢板如期地到達南北韓交界處,由於地處南北韓敏感地帶,海岸都有重軍駐防,他們加快了划槳速度,以免被北韓共軍發現。然而來自內陸的民族是無法了解大海的詭譎難測,他們忍著飢餓與疲憊努力划了一天卻發現位置和一天前一樣,又划了一天還是回到原處,原來船在大漩渦中困住了。他們面臨在海上飢渴至死或被北韓共軍逮捕的命運,憂慮的不是個人的生死安危,而是天命與使命的生死存亡。

想起師尊臨行前的訓言,十八人一齊跪下叩首,叩首後再拼命划槳,當頭的烈日,鹹濕的海風,將他們年輕的臉龐吹烤出乾皺的風霜,但整齊的叩首聲在寧靜的海洋中猶如響鐘。突然間舢板異於常速地滑動起來了,他們看到湛藍深邃的海水中隱約有巨手在划動,似乎舢板前進的力量是被一隻龐然大物馱負而行。過了許久,終於脫離了恐怖的大漩流,而駛向自由,正當他們感謝天恩師德時,舢板右邊一百公尺處浮現一隻身長至少二、三十公尺的大海龜,沉沒海底後再從左邊噴出海面,就這樣前後左右四次浮現以示達成任務。他們恍然大悟,原來在水底划動的便是海龜的腳啊!但世間有這麼大的海龜嗎?他們知道應是上天差遣來救難的神龜。神龜的顯現使飢疲絕望的他們再燃起生機與信心,只要有道,再惡劣的難關也能突破,這樣的信念是他們日後經歷十一個月因頓流離的精神支柱。十八人在南韓靠岸後,身無分文,為免於全數被捕,分路奔向漢城總壇。在途中經歷被誤為共黨、與挨餓、審問、挨打等考驗,全憑著對道的信念與使命咬牙忍過,後來又做苦力,前後歷經十一個月,才輾轉到台灣來。

台灣,這個東方的福爾摩沙,對於大山大水的東北人是全然的陌生,濕熱的氣候與迴異的語言是急待克服的,加上政治上的官考,傳道實在舉步唯艱。他們雖然身耳負著最尊貴的大道,卻謙遜地入境隨俗學習台語,低心下氣,委曲求全地暗渡賢良,心中也隨時有入獄受辱的心理準備。海的那一邊,道脈在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後,已完全沈寂了,如果海外不加緊普傳,則民族根源!「道」將永遠失去,中華文化也將永遠黯淡下去。身負重任的一貫弟子如何能讓儒釋道聖人源流在這一代子民手中斷絕?於是他們不畏生死也要傳遞下師母交付的這一支道脈。憑著百折不撓的意志,胼手胝足地開荒辦道。一年又一年在鄉愁的燒痛與使命的重荷下,滾燙的熱淚只有在深夜默默拭去,年輕的臉龐也在滄桑的歲月中刻下了痕跡。唯一欣慰的是道已有了傳人,眼看著一張張純稚的面孔,在佛堂的薰習中成為謙謙君子,肩上的重任已有人可以分擔了。

四十多年的耕耘,這場從播種、茁長而開花、結果,如今由高斌凱前人領導的安東道脈,已在海內外建立起無數的佛堂。在這末世紀的瘋狂墮落中,扮演著中流砥柱力挽狂瀾的角色,而且隨時準備老水還潮,將這來自中土的大道,再傳回神州故鄉。驀然回首,神龜的身影歷歷在目,十一個月的苦難磨煉,亦深刻在記憶之中,這一段艱辛經歷,正是數十年來開荒的力量來源。

叩首能尊敬大德,自省懺悔去驕態

孔子問禮於老聃老子告訴他「去子之驕態與淫志」;早期修道的前賢學識不高,僅憑著對道的信誠,得一善則拳拳服膺,死守善道,南北四處奔走渡人,開荒辦道,從不考慮個人安危或身體狀況,有一餐沒一餐的,就這樣把道宏揚全寶島,無論是鄉村或城市,無論是山中或海邊,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道。隨著歲月的腳步經濟成長了,人人教育程度也越來越高大學、碩士、博士不再是遙遠的名辭,隨之而來雜音也增加了,批評多過尊敬,社會家庭問題也層出不窮;在叩首中能尊敬大德,自省懺悔去驕態細想父母養育恩、天恩師德、前賢為道犧牲奉獻的苦心。

誠心叩首,非貪心叩首

佛前平等觀六祖壇經:心平何勞持戒、行直何用坐禪。叩首可以立德消業,發慈悲喜捨心。師尊、師母傳道本懷是要救渡眾生靈性同歸理天,人性物性一處來,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一貫道每日燒香禮拜叩首求眾生免劫,並非求個人的享樂,藉此誠心叩首來增進每個人的佛心,更能促進福慧雙修,讓地球上每一角落都有道的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