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福修德     黃明雲

二○○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聖誕假期,從電視報導中看到印尼發生九級強烈地震及海嘯的消息,一星期來報導死亡人數已超過十二萬人。受災國家有印尼、斯里蘭、印度、泰國、索馬利亞、馬爾地夫、馬來西亞等七個國家,發生海嘯的地帶印度洋環區是南亞有名的休閒度假勝地,如普吉島、P.P島、馬爾地夫是一般觀光客最愛的渡假勝地,這次的災難震驚全世界遠超九一一雙子星大樓災難,災難報導後,來自各國的救災人員,不斷地進入災區,出來的全是一袋袋屍體慘不忍睹,家庭五人出遊,有的剩一人,有的剩二、三人,原本計畫是一趟快樂的旅遊,充滿期待與希望的幸福之旅,竟成天人永隔的悲劇,成了內心永遠難以撫平的傷痛,真是始料未及,如同老子說:「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在我們的生活週遭當中隱藏著各種危機、契機;佛家所說的業力:有個業,有共業,有善業,有惡業。我們擁有福氣是善業所結的果,每個人希望自己能大富大貴,而厭惡貧賤,但貧賤困苦也是業果。孟子說:「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不以其道不取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不以其道不去也。」張老前人常說「歡喜做,要甘願受」。這一切的一切都隨著共振循環表不斷在變化,一旦因緣成熟業力就現前。看見別人買樂透中大獎,要讚嘆他前種善因今日葉茂果成;見到別人受苦難,要為他祈福,也引為我鑑,要快馬加鞭行功立德。

在中國老祖宗的易經五行論斷裡,談及「落土時、八字命」所顯示的是出生時辰已經有隱藏宿命因果在其中,也有「未曾註生、先註死」之說。既是如此,現代醫學發達,有的父母為了子女能有好的落地時,先請命相師算好時辰,再剖腹生產,難怪有人說我的命運是操縱在我父母手中。其實,在我們來投胎前有些先決條件就定型了,這個定論中包括我們與父母的因果業力,以及你累世的修持為善為惡多少,經過天平秤過加加減減、七扣八除,然後依照你的帳單來對號入出生途徑。八字覺原序:原序說蓋聞福善殃惡,天律施報,明示久矣!然不指明入德之門,何以開其向善之機?…厚薄;冊簿註就,發往轉世脫胎,富貴貧賤,壽夭殘疾,不能移改。
非欲移改,非大善大惡不…今生作惡,時有神明暗中削折;大富貴,減成小富貴,容候福盡,自有殃報也。偈曰:「勸君休取橫來財,折福冥冥降禍災;死後分文難帶去,何如功德解囊培。」

什麼叫做「福」,什麼叫做禍呢?禍是災殃、是禍患。照理說,人生世間,沒有災殃禍患就是福,無奈人在福中不知福,並不以為沒有災殃禍患的平安日子就是福,而是「心無厭足,惟得多求。」要追求更多的福——包括著求名求利、求官求勢,攫取佔有,永無止境的追求。古人說:「人心苦不足,既得隴,復望蜀。」在追求的過程中,未得到的希望得到,已得到的又恐怕失去,患得患失,反而陷精神於惶惶不安中。

《書經•洪範篇》,有「五福」之說,五福者,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修好德,五曰考終命。壽者長壽,富者富有,康寧者、健康平安,修好德者做善事,以積德行善之因,才能獲得富、壽、康寧之果。既壽且富,耄耋之年,壽終正寢,就是考終命。如果以佛教「因果通於三世」的道理來解釋,就是以前生善業之因,招感今生之樂果,樂果就是福報。以前生惡業之因,招感今生之苦果,苦果就是災殃。再者,以今生之善業,招感來生之樂果;以今生之惡業,招感來生之苦果。此即所謂:「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善惡因果,絲毫不爽。

依照佛法來說,人生並不是宿命論——並不以為由前生業力,註定今生的命運,而一切不可更改。雖然由前生善惡之業,招感今生苦樂之果——福報或災殃,但今生的禍福,一切還要以個人的行為主導。本來以前生的善業,招感今生的福報,但是如果你不知惜福,奢靡放逸,胡作非為,照樣可以轉福為禍;反之,如果以前生的惡業,招感今生的苦報,而獲苦報的人安分知足,努力為善,照樣可以轉禍為福。這一切,全在我人的心頭一念,也全以我人的「行為」為標準。古人云:「為善雖無福至,禍其遠矣;為惡雖無禍至,福其遠矣。」善哉斯言,值得我人三思。

《六祖壇經》世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布施供養福無邊,心中三惡原來造。有一些人,以前一生修下的善業,招感到今生的樂果,享受福報。有福而不知珍惜,奢侈揮霍,極盡享受之能事,很快的把福報享完了,未來只有受苦了。古書上有這麼一個故事,一位官宦之家,有財有勢,所謂鐘鳴鼎食,極盡享受之能事。
這家大宅院之旁,有一個尼姑庵,官宦人家的廚房的水溝,通過尼庵的後門流到大水溝中,老尼師看到水溝中沖流過的白米飯十分可惜,就撈起來晒乾收藏起來。數年後這位官宦之家犯法抄家,一家婦孺拘留在尼姑庵中,在飢餓難耐的時候,老尼師拿出自水溝中撈出的米,為這家人煮了一鍋飯,這一家人覺得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的白米飯。古人說:「飢者易為食,渴者易為飲。」正是這個意思。

俗諺云:「人在福中不知福」。以今日美國的繁榮富足,雖然社會上有貧富差距,但人人豐衣足食,人人可以由個人的自由意志開拓前途與發展,但是,有幾個人安分知足,珍惜現有的環境呢?以社會現象來說,族群對立,勞資抗爭,動輒遊行示威,暴力相向;以個人生活來說,人生價值觀迷失,心靈物化,以金錢為唯一追求的目標,攫取佔有,無所不用其極。有了金錢以後,競相奢侈豪華,追求感官上的滿足與享受,造作無量惡業,趨向自我毀滅之途。這是世人的「共業」——共同造作的惡業。有了惡業之因,未來必將承受惡果,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夫復何言!

人在福中不知福,有幾多人能夠珍惜現在呢?古人有謂:「井涸而後知水之可貴,病而後知健康之可貴,兵燹而後知清平之可貴,失業而後知行業之可貴。凡一切幸福之事,均過去方知。」幸福之事過後方知,除了徒增悔恨與追憶外,於事何補?我們何不珍惜現在,果能一念知足,約束個人無止境的欲望,當下娑婆即是樂土。
但是,此種境界,只有智慧高的人纔能體會得到。世間芸芸眾生,以先天無明所覆蔽,迷闇無知者多,多又有幾個人能體會得「少欲知足」、身心自在的安樂呢?

事實上,有福並不是好事,《韓非子•解老篇》中有一段話說的很明白:「人有福,則富貴至。富貴至則衣食美,衣食美則驕心生,驕心生則行邪僻而動棄理。行邪僻則身死夭,動棄理則無成功。夫內有死夭之難而外無成功之名者,大禍也。而禍本生於有福。故曰:『福兮禍之所伏』。」

相反的,有禍也不是壞事,同上文續曰:「人有禍則心畏恐,心畏恐則行端直,行端直則思慮熟,思慮熟則得事理;行端直則無禍害,無禍害則可活盡天年;得事理則必成功。盡天年則全而壽,必成功則富與貴。全壽富謂之福,而福本於有禍,故曰:『禍兮福之所倚』。」

人是最健忘的動物,我們回想五十年前,台灣光復初期貧困與匱乏的生活,對今日的富足豐裕還能不滿足嗎?事實不然,知足惜福的人固然有,而不知足不滿足的人無寧說更多。唯其如此,世人皆在盲目追求中討生活,此種現象,不獨台灣為然,大陸更是如此,在「一切向錢看」的唯一目標下,賣假藥,製假酒,販賣人口,只要有錢可賺,沒有不可為之事。至於「健忘」一節,尤為顯著,在九二一大地震帶給全台灣非常大的震憾,當時的創傷尚未撫平,接連南亞大地震引發海嘯造成十數萬人死亡,全球各國救災活動接二連三的在進行,但也有人花費千萬元娶媳婦,一襲新娘禮服百萬以上,酒席一桌數十萬才叫做「有面子」,縱然別人痛癢,與我無關,那麼這些揮霍無度的人們,自己以往在飢餓邊緣掙扎的日子,也全然忘記了嗎?人之健忘,為何一至於此。

「富在深山有遠親,貧在路邊無人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辭世,家中靈堂堆滿花籃花圈,但辜先生在自傳中談及當年貧窮,至第一位夫人去世時連埋葬的費用都沒有的地步,這是他一生當中最心痛的事,近數十餘年,雖然發跡了,但心痕的傷痛是永難忘懷。

修福、惜福,如何惜福呢?世人生活的奢儉,其間差距不可以道里計。孟子說「偃鼠飲水不過滿腹」吃飯的最低目的是為了果腹,最高的目的是為了適口——滿足口腹之欲。穿衣是為了蔽體(當然也包括身份與美觀的條件),古人說:「惜衣惜食,非為惜財為惜福」。半碗殘飯,所值幾何?但想到其間有多少耕作者的勞力與汗水,我們就不能不珍惜這半碗殘飯。一張衛生紙,所費無幾,但想到一張紙所耗費的自然資源,我們就不能不愛惜這一張紙。所謂「一茶一飯,當思來處不易;一絲一縷,琠尷咫O維艱。」果然有此種觀念,自然就知道惜福。

先儒焦澹園曰:「人生衣食財祿,皆有定數,當留有餘不盡之意。故節約不貪,則可延壽;奢侈過求,受盡則終;未見暴殄之人得皓首也。」我們冷眼旁觀世間眾生相,每見奢靡放逸,揮霍無度之人,到老來而能豐衣足食,福壽雙全者,極為罕見。何以致之,他們先把福享盡了,甚至於透支了。現在台北萬華街頭的流浪漢中,就不乏早年的富家子弟,或擁有房舍田產的富人。

中國數千年來的農業社會,有一條「天道循環」的規律,那就是「富貴生奢侈,奢侈生貧賤,貧賤生勤儉,勤儉生富貴,富貴生貧賤。……」週而復始,循環無已。或曰,現在是工商業社會,農業社會的規律不適用了。事實不然,中國文化中的天道循環,無非就是佛家的因果。宇宙之間,自物質世界至人類社會,自然現象到精神活動,何事無因,何事無果?所謂「果由因生,事待理成。」惜福者受福,不惜福者受禍,這是必然的因果。福、好比存款簿上的存款,你節樽使用,細水長流,可以長久保有餘福;你不知節制,浪費揮霍,自然餘額無多,甚而出現赤字。而揮霍浪費、驕奢放逸的後果,不僅是消耗福報,更造下無量惡業,必然要承受惡果。

福、是前生善業感得的果報。我人要珍惜這果報,《四書大學》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脩身為本。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此謂知本。此謂知之至也。德者本也,財者末也,外本內末爭民施奪。今天能位居高官厚爵甚至萬人之上,要時時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戰戰兢兢,修身立德;更何況老百姓的我輩,更需謹慎修德,繼續造作善業,積修德行以積蓄來生的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