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恕之美     張邦彥

我們聽說要寬恕你的敵人,不要怨恨他人。但是自己遇上自己嗔恨的人,卻不論如何也不能原諒他,而越想越恨他,說什麼也不能原諒他。如果平時沒有學佛、修道,怎麼樣也做不到,會越想越氣。但是如果你能做到寬恕,你的世界就變得和平,充滿了愛心。

我記得小時候看過一部法國電影叫「孤星淚」,是描寫當時的社會民不聊生,有一個年青人因為餓得發慌,走頭無路,剛好走到一家教堂,看到四周無人,就跑進去。看到教堂內有許多銀做的燭台、杯子等值錢的東西,心就起了歹念。他用布袋把這些值錢的東西裝起來,就往外跑。很不幸的,沒跑多遠,就碰到一個巡邏的警察。警察看到他神色慌張,就盤問他,最後看到他袋子裡的銀器,知道是從教堂偷出來的,就把他帶回教堂。剛好遇見一位神父,警察就對神父說:「神父,我抓到這個小偷,他偷了教堂的銀器。請你看看是不是教堂的東西。」神父笑著說:「是教堂的東西,但不是這位年青人偷的。因為這位年青人要創業沒有本錢,我就送給他這些銀器去變賣,當本錢。你誤會了。」警察聽了,沒有辦法,就把年青人放了。而這位年青人真的感念神父的寬恕,使得他免受牢獄之災,因此改邪歸正。用這些錢當本錢,努力經營,終於成為一個成功商人。有些人做錯事,並不一定是十惡不赦的。偶而犯錯,如果我們能夠曉以大義,慈悲寬容,必能使一時糊塗的人改過向善。

最近在雜誌上看到一篇文章,描寫七十年代的臺灣,有一位在外商工作的業務經理得了癌症,醫生告訴他,他只有三個月的生命。起先他感覺很絕望又很不甘心,於是他到處打聽那些患了癌症而存活下來的人,希望能了解他們存活下來的原因。想不到他們每個人都不p斷的提到說:「要有寬恕的心」。

這位外商的業務經理回憶想起他這一生中,永遠都是在找別人的錯,批評人家,攻擊人家。因為當時在臺灣外商公司待遇好,所以競爭非常劇烈,尤其對和他職位有影響的同事,更是互相找碴,互相攻擊。但是那些從死神手中逃出來的人,叫他要有「寬恕人的心」,對他來講實在是件很難的事。但是為了活命,他開始很認真的思考這句「要有寬恕人的心」的話。他開始真正從內心深處反省,原諒別人的過錯,包括自己的太太、親戚、朋友和同事,並且希望被他原諒的人,都能夠過得很快樂。要做到這種程度,對他來講是件很困難的事,但是他都一件一件的辦到了。

現在他又想起了一件事。在他得癌症前,公司來了一位財務經理,他覺這位新來的財務經理對他職位有威脅,所以當時他就開始對這位財務經理攻擊,甚至把對方批評得體無完膚,而對方也用了一些新規定,更嚴厲的來管制財務。很不幸過了不久,發現自己得了癌症;但是再過一個月,那位新來的財務長也得了膀胱癌,而且兩個人的病情都無法控制。現在的他,不只原諒那位新來的財務經理,而且決定去拜訪他。在前往途中,他好幾次想折回去,最後他還是堅持的走到財務經理的病床旁,很誠懇的說出請對方原諒過去的一切,並祝他早日康復。

平常我們生活中常用眼睛和耳朵去挖掘別人的短處,用嘴巴去說別人的不是,很少人能夠用心檢討自己的錯,而力求改進自己。尤其是在彼此都有錯時,能夠寬恕別人,還求別人原諒自己,更是難上加難。沒有修道的人要作到這一點,一定要經過一番掙扎。但是只要能克服自己不肯原諒別人的嗔恨心,得到「寬恕」的往往p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從健康的層面來看,一個人生氣時,身上便人會產生一種毒素,使得自己臉色發青,身體發抖,更嚴重的甚致休克昏厥,死亡。所以時時責備別人,實在是和自己過不去。自己製造毒素來害自己,一旦發現罹患絕症,連目前發達的醫學也無法醫治。只有把心中的嗔怒放下,寬恕別人,才能救自己。佛家說「一念嗔心起,百萬障門開」。嗔心重的人,不只傷害自己,也和別人結惡緣。我們和人過不去,無論做什麼事,都得p到好的助緣,這又何苦呢?那位業務經理只因為放下嗔恨別人的心,自己得到身心的解脫,他的癌症也消失了。這幾十年來,他變成了身心健康的推動者。他到處演講,而且還成立了「癌症征服者基金會」,獻身於造福人群。從「嗔念致病」到「寬恕病癒」,這位業務經理的際遇,是我們最好的借鏡。有寬恕心的人,不但能夠利己,更可以利人,也使這個世界,充滿了和諧與愛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