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自己       黃明雲 

不「貪」:甘願做、歡喜受的心

蘇東坡是北宋時詩壇成就卓越的大詩書法家,也是一位才華岀眾的文學士,稱八大名家之一,早年因為恃才傲物氣勢凌人,他既反對王安石比較急進的改革措施,也不同意司馬光盡廢新法,得罪許多高官,因而在新舊兩黨間均受排斥而受貶,仕途生涯十分坎坷,晚年潛心修佛法,在海南回京途中病逝於常州。

在他的詩中道出心境歷程,「我本修行人,三世精修鍊,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四十八品因果中說他的前世是五戒僧,只因貪色在色念犯戒律,今世必須受盡苦難來償還。每個人都是因為業力來凡間,因業力善惡不同所結合的配對也不一樣。人人都有進取向上的心,為了完成讓自己的願望達到目標,不斷地用心努力或經由種種方式來完成理想。就好比移民美國是許多人的夢想,因此經由各種途徑,無論是留學、投資、應聘、依親甚至跳機,總覺得來美國是天堂一般,但是進了美國大門之後,發現現實與理想還有一段距離,拿了綠卡到成為美國公民需經過五年移民監,這段期間內不可離境太久方可參加公民考試,但英文畢竟不是我們的母語,考試又是一年比一年困難,就在這種百般煎熬之下,好不容易成了公民,在這高消費國家每天開門七件事,加上()加州房價貴 ()在美國無車寸步難行,保險費高,尤其是年長者,來到美國常自嘲是既聾啞又跛腳,在台灣行遍各處隨手一招就有計程車,來到美國好像孫悟空被套上金箍咒身不由己。

在後學所服務的公司裡,約有四百人左右,在這裡像一個小聯合國似,同事們是來自不同國家種族裔的團體,在亞裔華人中裡有來自中國的、台灣的、香港的、菲律賓的、馬來西亞的、印尼的、泰國的、越南的、柬埔寨的、而這群人當中不乏皇族後裔,高官的子弟,退休的將領、校長,他們在未移民美國之前生活都非常優渥,來到美國後失去了原有的優勢庇蔭,在語文表達上也不如母語般流利,年紀又大了學習能力較差,不似小孩們易學習新語言,但為了能在此地落地生根,初期只好屈就普通勞動工作,有的人可以改變心態放下身段來勝任目前的工作,有的則是終日自哀自怨,我們知道每日的工作並不會因為抱怨而減少,反而越做越易出錯,因為不專心之故。反觀之歡喜做甘願受的人生活快樂多了。 俗云:「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不單是物質上心性上也是如此。 

不「痴」:我是誰?

由於女性地位提高,在職場上常聽得有人說:「女強人」這個名詞,看見被冠上女強人的人,幾乎是從早到晚忙的像陀螺轉個不停,工作量往往是男性的兩倍,為的是做好女強人這個角色。在以前男主外女主內農業社會中,家庭是坤道的世界,一生為家奉獻任勞任怨任何的辛酸,也只能含淚吞聲忍氣而去,反觀今日社會觀,男女平等之說興起,女性的學歷知識不比男性差且耐力高,不再是委曲求全的小媳婦了,比男性在職場上表現更突出,在美國年輕一代夫妻二人都在上班的比比皆是,在職場上同樣必須全力以赴,美國老闆覺得你不適任立刻炒魷魚,沒有人情味可言,在美國也有家庭夫妻二人的收入太太高過先生,又因為家中有孩子須照顧的,往往在夫妻兩人商量協調下,由先生辭去工作成為家有賢夫在家照顧孩子,這種轉變讓先生嘗試多接近與孩子相處。在亞裔社會中自小被呵護寵貫了的男性,變換角色或許有些難以接受,覺得面子上掛不住的「大男人主義」,漸漸地新一代的生活趨勢也逐漸融入這種文化堣F,

當台灣婆婆來到美國,看見兒子下班回家還得幫忙做家事,自然的反應是無法忍受,回頭想一想,寶貝兒子不也做的得心應手嗎?時代潮流日新月異,要順應風俗民情確實不容易,以前在台灣道場文化禮儀和今日國外道場文化背景不同尺度也放寬了,點傳師依遵照佛規第十四條「活潑應事」,也許乍來到的道親很難適應,日久也就見怪不怪了。

不「嗔」:包容他人過,是增己福

  「道易得,修行難。」每日一睜開眼睛就得開始面對千變萬化的人與事,濟公活佛為渡化眾生乘愿下世,以佛的大智慧早已看透末法眾生心態,以瘋癲相度眾,《維摩詁經》云:「菩薩為了悲愍眾生流轉生死而入於生死海,示現生死病苦,如果眾生的病好了,則菩薩的病自然也就好了。菩薩的病因啊!是完今由大悲心而起的。就像一個長者,其子得病,則父母也一起生病,唯有孩子痊癒,父母才能得癒一樣。」

現今社會病態無論是政治人物或是媒體,所看到負面為多數是批評指責的言論,這一切對改善社會風氣不具實質意義,竟然宗教也吸收這種風氣在網路上,其居心實令人匪測。

忍辱視為增加自信整型,受電視哈韓風熱潮,有一日,看到一則廣告寫,「暢遊韓國改變命運」心想有這麼好的事嗎?仔細地看,原來旅行社為了招攬生意,抓住人的愛美天性,號召整型改變形象可以增加自信心,不論男女老少沒有人不希望自己能更美,所以旅行社推出旅行、美容整形一次完成,一種價雙重收益,來抓住客源。昔日聖人孟子曰:「今有無名之指屈而不伸,非疾痛害事也,若能伸之者,則不遠秦楚之路,為指之不若人,指之不若人則惡之,心不若人則不知惡,此之謂不知類也。」人類最真切的美容應該是從內心開始,境由心轉,相由心生,病由心造。以前聽前人說過,我們在求道當天應該去照張像,過了幾年再照一張比對一下,自我檢視,容貌變得慈眉善目就是你修道有進步了,容貌長相還是橫眉豎目就當自我反省了,這是為自己打分數,好比道家自我修鍊的功過格。

修道歷程有順境、有逆境,順境中不容易察覺德行的進度,逆境中自我把持逆流而上是真功夫。老前人來台辦道六十年,所受的苦是說也說不完,他一心秉持師母的咐囑堅忍到底,凡事以大愛為前提,「忍」是他老人家的修行功夫之一。《華嚴經》云:「菩薩如是受苦毒時,轉更精勤,不捨不避、不驚不怖、不退不怯、無有疲厭。何以故?如其所願,決欲負荷一切眾生令解脫故。」

自古以來的大德都是在忍中度過魔難。有一則故事,在宋朝時,有一座山上寺廟香火鼎盛,附近村莊的人都來膜拜,有一日住持老和尚到附近河邊,看見一女子欲跳河,老和尚就問她原因,女子道出原由,老和尚知道此女子因為未婚懷孕為家人所不容趕出家門,又無處去因而尋短見,老和尚收留她住在寺廟後院。後來,孩子出生了嬰兒的哭聲傳至前面,香客聽見很好奇問小和尚,為何有嬰兒的哭聲,小和尚答說我師父帶了一女子回來生產了,消息一傳十,十傳百漸漸地附近的鄉民對老和尚很排斥,也不來進香了。幾年過去,老和尚依舊無言無語任人批評誹謗,有一日,當地一位新科狀元回鄉,大家競相告知要看新狀元,但見新狀元一路直上寺廟,見到老和尚就下跪,眾人不解,狀元道出原由,原來老和尚當年所收留的女子是他的未婚妻,所幸老和尚收留,方得一家再團圓,終於真相大白, 寺廟又恢復昔日香火鼎盛。師尊慈語「我們修道修心,辦道盡心,任憑踐踏與誹謗,我們要低下頭。」正所謂善似青松惡似花,有朝一日嚴霜到,但見青松不見花。一塊石頭不經千錘百鍊,何能現如來法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