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身難得               林達雄

人身難得是「得道四難」中的一難。得道有四難,是那四難?一、人身難得;二、中華難生;三、明師難遇;四、真道難逢。今天我們有幸在這兒一起修道,所有難以遇到的事,都讓我們遇到了,所以我們是非常幸運的一群。

依照科學上來說,人的肉體是細胞斷分裂所生出來的。分裂過程一點都不能錯,一錯就麻煩了,可能就生出畸形的小孩,可能會缺手,缺腿,少了眼睛,少了鼻子或器官不全。所以我們能夠五官俱全,是非常的幸運的。

生命是不斷的輪廻,這輩子是人、動物、畜牲、昆蟲或者是其他的生物,都是因為前世、前幾世、或者過去很多很多世,所積的善業或惡業的業報,也就是說,以前種的因,這世才結得這果。這世有幸生為人,是因為過去很多很多世所修的善因,這世才得為人的善果。輪廻會輪廻為溼、胎、化生等,可為畜牲、雞鴨豬狗牛羊馬昆蟲…等,能為人身是不容易的。即使是佛陀,有一世也曾轉世為白兔王─據佛經記載在《一切智光明仙人慈心因緣不食肉經》,說到有這麼的一個故事:過去有一亂世,國名勝花敷,國王荒淫無道,彗星橫流,大雨下不停,洪水暴漲。那時有一位佛,名叫彌勒,用慈心、四無量法來教化一切有緣眾生。那時,有一個「大婆羅門」,名叫一切智光明,皈依了彌勒佛,並發願未來也要成佛,成佛後名字也要叫彌勒佛。因為恰好是亂世,一切智光明「端坐」在那兒,「不得乞食,經歷七日」。森林埵酗郎夆戎旍腄A其中一隻母兔王和她的兒子,為了救助一切智光明,所以自殺了,希望將自己的肉留給一切智光明吃。但是,一切智光明不忍心吃這兩隻兔子的肉,於是「入白光明慈三昧」,點火自殺而死。釋迦牟尼佛說,一切智光明就是現在的彌勒菩薩,白兔王就是釋迦自己。我們現在跟隨彌勒祖師修,修慈心三昧,慈悲,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殺生,不吃肉。

在佛經上佛祖用兩個例子來說,能得人身是多麼的不容易:釋迦牟尼佛說:「人身難得」,能夠生到人間來是極其不容易的。在《阿含經》中,釋尊以一段有名的「盲龜浮木」的譬喻,來說明得為人身有多困難。釋尊說:「大海裡有一隻瞎了雙眼的烏龜,壽命很長很長,有無量歲,每一百年才有機會將頭浮出海面一次;大海中有一片浮木,木的中央有一孔,盲龜是否能遇到這浮木的孔呢?這是幾億年、幾兆年也非常難做到的事,但在三惡道(指地獄道、惡鬼道、畜牲道)中的生靈要轉生到人道,比這個還要困難。」我們常以大海撈針來比喻困難,盲龜浮木比大海撈針還要困難。

從前有位法師講經,常有一少年在下面聽講。有一天,聽到法師說:「人身難得,就像盲龜穿過浮木孔,這樣子的困難。」這少年內心雖然感悟了,但為證明此事真實不虛,在聽完經,回家後,用木板,穿一孔,丟入門前池子中,親自作相似的試驗,躍身入池中,雖然時時舉頭,想將頭伸入木孔,但因水漂木蕩,始終未能如願。因此,感受很深,自己想着,又深又廣的大海,驚人的波浪,無眼的盲龜,在這樣的大海中,百年出頭一次,欲伸入海上浮木孔穴,實在是夢想,萬萬難以如願。如今我這池子狹窄浪小,還有兩眼可以看,幾次出頭,試圖穿入木孔,還不能夠辦到,大海盲龜更不用說了。

《涅盤經》上說:「墮三惡道者,如大地土;受生人界者;如爪上土。」意思是說爪子上附着的泥土,跟大地上的泥土相比,是少之又少。釋迦牟尼佛講經說法時,常用恆河沙數來比喻多,恆河沙只是地球上,大地上的泥土中,小小的一部分;所以爪子上的泥土,跟大地上的泥土相比,更是非常的少了。輪廻進三惡道的眾生,像大地上的泥土那麼的多;但能轉生為人者,卻像附着在爪子上的泥土一樣,是少之又少。

釋迦牟尼佛在《提謂經》上,也有另外一個「人身難得」妙喻。經上:「如有一人在須彌山上,以纖縷下之,一人在下持針迎之,中有旋嵐猛風,吹縷難入針孔。人身難得,甚過於是。」意思是說,須彌山是很高很高的山,在世界上、在宇宙中,沒有比它再高的山了如果有一人站在須彌山上,用很纖細的羸u放下來,另外一人在山下拿著針去接這條線,又有強風猛吹,要把這羸u吹入針孔,是非常的難啊。要得人身,比這個還要困難很多啊。

每個人雖然有貧富貴賤的不同,但得生人身,應該是一件很值得幸的事。在一千年以前,日本有一位高僧源信和尚,很貼切的說明得生人身的慶喜:「離三惡道,生於人間,應大慶喜。自身雖賤,不劣於畜牲;吾家雖貧,猶勝於餓鬼;事雖不如人意,難比地獄之苦。世間難住多憂,即是欣慶之示諭;身雖卑賤不貴,更是菩提之引導。故生人間,應該慶喜。」

古德說:「一失人身,萬劫不復。」正是警惕我們,一旦墮入三惡道,雖經過幾億年,也未必能再度得生於「人道」。像這樣已經生到「人道」來的我們,擁有這麼大好機緣,怎麼可以過著「不知為了什麼而活?」「生存很空虛!」…等,這樣灰色的日子呢?怎麼可以不振奮圖強呢?

佛陀說:「諸比丘啊,你們已經生在有佛法的國度,又遇到我出世,聽聞我說法,六根都具備,因此你們應當生勇猛心,奮發修諸善行,守戒律,懺悔,身口意三業要經常清淨,要經常修行十善,以免將來後悔。用正念來防守,防禦諸惡業入侵,因此不會隨著諸煩惱流轉,而能了生脫死,得度彼岸。」

得了人身雖然是像中了大樂透一樣幸運,但不是要紙醉金迷,醉生夢死這樣過,千萬不要把原來是很幸運的事,卻變成不幸的事。相反的,應當珍惜這難得的生為人身的機會,因為能夠求道、修道、辦道、學道的,祇有「人道」,人道是脫離一切苦惱的大好機緣。所以應該好好的應用這機緣,此生有限,而後生無窮無盡,人生之目就是借假修真,借短短幾十年有限的生命,尋求永恆、不生不滅的慧命,出離六道輪迴,了脫生死

古德說:「人生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因此,一貫道弟子應當發大愿心,行菩薩道,努力建設人間淨土,方不枉費這個寶貴的人身。也唯有在人間,才能實踐菩薩的悲願,完成無上的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