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天宣化
   林達雄

 為什麼我們會來這世界上? 

清朝順治皇帝說了一首偈語:

來時糊塗去時迷,空在人間走一回。
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
長大成人方是我,合眼朦朧又是誰?
不如不來亦不去,來時歡喜去時悲。

很多人糊裡糊塗的來了?時間到了,又迷迷糊糊的走了?白白的在人世間走了一回,我們是不是這樣呢?我們知道自己是從哪裡來的嗎?

 父母未生我之前我是誰?等父母生下我以後,我又是誰呢?眼睛閉後又會是誰呢?會到那兒去呢?生命像一條無止境的長河,不斷的流啊流,流過一生又一生,流過一世又一世,流向那不可知的地方,流向那不可知的終點站。

認不清自己為何來這世上是很危險的事,當遇到一點小挫折就會厭世,就會自殺。在富士康的跳樓事件中,自殺者都是20歲左右的年輕人,正值人生追求理想的年齡,照理應該對未來充滿著無限的希望,也應該有堅強的忍耐挫折的能力,何以就如此輕率的放棄生命呢?何以這些年輕人都對生命如此悲觀呢?

自殺者的想法:他們認為死亡可以讓他們逃避讓他傷心的情境、讓他逃避無法承擔的心理創傷,當他感覺無助時,認為死亡是唯一的選擇,這是錯的,生命不應該輕言放棄,因為無論生活再怎麼艱難,只要活著就有希望,他們沒有瞭解這一世沒有將這一世的業還掉,只是延遲到下一世還。只有活著,只有努力才有希望。

發大愿,可以成就大業。

二千五百多年前,在印度喜瑪拉雅雪山腳下,有一位王子名字叫悉達多,見到人生的苦痛,沒有放棄希望,沒有放棄生命,反而產生悲天憫人之心,發愿為眾生尋求離苦得樂的方法。最後,憑著自己的智慧與堅毅,他終於體悟了再無老病死苦,再無恐怖憂愁的大智慧,他的生命埵A也沒有迷惑困擾,生與死,得與失,世間的一切煩惱都不能再束縛這位大覺智者,出於悲天憫人之情,這位大覺智者將自己所體悟的真理,完全無私地奉獻,與願意接受的人分享,這位王子後來成佛,就是釋迦牟尼佛。

我們是不是糊裡糊塗的來的?不是的,我們是乘愿而來,天生我才必有用,千萬不要自暴自棄。我們是一群從天國乘愿而來的原佛子,帶著慈悲的愿而來,來到這世界上是要代天宣化,要幫老、彌勒祖師找回迷失的羔羊。但很多人到了這滾滾紅塵花花綠綠的世界,卻迷失了自己,忘了來世間的目的,我們千萬別忘了自己為何而來,找回沈迷迷失凡間的原佛子,不是只有點傳師的責任,而是每個求道人都有的共同責任。
道是無名無形無相,天不言,地不語,還得人來代天宣化。上天是慈悲的,眾生有苦,要幫眾生離苦得樂,幫眾生找到天堂樂土。要代天宣化,先要修好自己,己立才能立人,自救才能救人。如果自己像泥菩薩過江,自己都過不了河了,如何還能幫別人呢?都救不了自己,如何能救人呢?要如何救自己呢?要先求道,因為求了道,就天榜掛號,地府抽丁,就不會下地獄了,可以免去六道輪迴。並且要除三毒去十惡八邪,去脾氣,改毛病,明事理,增進道學,使本性清明,就可以跳脫苦海。

求了天道,知道道好,就應認真向道,代天宣化,渡化眾生上法船,大家一起邁向彌勒淨土。

如何代天宣化?

一是說:說法傳播福音,傳播大道。多看經書,多聽道理。著書立說。
一是行:起而行,行善幫助別人,渡化眾生。

我們先看看前賢大德怎麼做的:

張老前人,袁前人1947年就來到台灣傳道,沒想到1949年國民政府由大陸撤退到台灣,同時也和大陸斷絕往來,怎麼也不會想到一來就是一輩子,他們為道犧牲實在太大了,他們是代天宣化活生生的最好例子。袁前人1947年三月中旬到了台灣台北縣的瑞芳,租一間小房子開了佛堂,就開始傳道,但袁前人講上海話,跟本不會講台語,也沒有正當職業和收入,而且又是外省人,在當時省藉隔闔很深,渡人更是難上加難。周新發前人那時候在瑞芳開了一家洗衣店,就在袁前人所租房子的隔壁,袁前人為了渡他,時常到洗衣店免費去幫忙,語言也不通,話雖然不通但字通,常常一邊做事一邊傳道,周前人當時也樂得有個傻小子免費來做事……皇天不負苦心人,十多天後周前人求了道,再過一個星期後,他太太也求了道,沒多久周前人渡了瑞芳一個煤礦礦場老板夫婦,後來道又傳到基隆,雙溪,然後就慢慢的傳到台灣各地,世界各國……。

代天宣化要有耐性,要有愛心。

大概十多年前後學聽到一個發生在日本的故事,有一位道親為了渡人,一戶一戶的敲門,敲了幾萬戶的門,不怕閉門羹,不怕別人的白眼,不怕別人的辱罵,實在了不起。這些人都是傻子嗎?不是傻子。只因他們心中堅信對道的使命感,要代天宣化,要渡化眾生。

眾生悟性各不相同,代天宣化要有耐性,要有愛心。《道德經》上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老子將「士」分為三種,實際上講的是世人「聞道」之後的三種境界:下士大笑是因為他們迷惑不懂,不能看透天機,所以只覺得荒謬;中士半信半疑是因為看明白了一些,卻由於悟性還不完全夠,而不能完全理解;而上士之高明,就在於他能夠一眼看透事情的本質,立刻醒悟,了悟大道和宇宙的真理,從此勤奮力行,就是因為下士和中士他們還不完全明白,所以才更需要我們有更多的耐性,愛心,和慈悲心去成全他們。

早期在台灣傳道不但受到報紙的污衊,會受到官考,被抓坐牢。但道卻越禁越旺。現在道禁已開,但開荒拜道要花時間花錢,對個人對家庭都是很大的犧牲和奉獻。也全憑著道親們的犧牲奉獻,大道才能不斷的宏展。代天宣化要能忍能捨。代天宣化要修養心性不要有私心,我們需要謹慎,如果我們是以人心用事,有私心偏見,就很難得到天心共許。我們代佛宣言,替老天辦事,我們就是未來的聖賢仙佛,在這一段過程當中,當下就要學習,慢慢地栽培,慢慢地經營我們自己內心的菩提善地。

今天只要我們肯奉獻,去修養我們自己,能夠放棄我相、執著;能夠真正以天心、以聖賢之志,之行來實踐代天宣化使命,那我們可能成就蒼生,如果我們有私心,不知自我期許,不知修養心性,就會誤導蒼生,也會考倒蒼生。

代天宣化要不驕不餒,常存感恩之心。

辦道點道是天人合一,辦得好不要居功,要感恩上天的保佑。上天雖然普降大道,但天地都不會講話,就得依賴人來代天講話,就是說天藉人言,人賴天成,所以是天人合一,辦道點道是上天要辦的,點傳師領天命,只是代上天,代老師來點道傳道,是人代天做事,所有行法施,講道理的人也是人代天做事,所以道之殊勝是天人合一,辦得好不要居功,要感恩上天的保佑。

求道的人,要廣渡眾生,使他們登上覺悟之路,以報答「天恩師德」。如此做不但可建功立果,在世可以消冤業,種福田,而且還可積陰德,嘉惠子孫,更可救袓上父母超生。

我們要做菩薩的化身,存善念,行善事,積極的去渡人,人人都做到了,都得道了,那麼世間就是淨土,苦海就變為樂土,就變為天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