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煩無惱          羅煥瑜

         世人都有許多煩惱,只是煩惱不同,所以家家有難唸的苦經,導致迷惑和痛苦。因此煩惱若不斷除,就是輪迴之因。《清靜經》曰:「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便遭濁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所以修道第一關就是要解脫煩惱。若要脫離煩惱的羈絆,必須修至下述四點的品德,才能求得清心寡慾解脫煩惱:

第一:要能明辨因果的關係。
(世間不如意之事,皆與因果相關。看得開、放得下,就無 煩惱。)
第二:要不受物慾干擾,能克制慾望。(無慾就無煩,要清心寡慾,就以知足來抑制, 藉著慧劍斬煩惱。)
第三:要能謙讓。(謙讓是清心養性良方,能平心靜氣,無名火就不會燃毀功德林,修道人須謹記。)
第四:遠離一切誘惑。(若不能遠離誘惑,慾火就熾盛,煩惱就無法平息,煩惱不幸福,快樂就難求。)

 
        一個人的精神生活狀況及生活適應能力,都決定於他的意識活動。意識的活動就是一個人生活的全部寫照,所以說「萬法唯識」。因此意識如果流轉成我執,把我相當做實在,執迷其中,成為自我中心的意識觀念和值取向,就會產生許多煩惱。這些煩惱包括貪婪、瞋怒、看不開()、自大()、猜疑、嫉妒、小氣、空虛、懊悔等等,而造成心理壓力、緊張、焦慮等現象。它障礙了身心的健康,影響精神生活,妨礙心智的成長,這就是唯識學上所謂的煩惱障。另一方面,如果意識所吸收的生活經驗,經過歸納成為知識、道德、價值理念、智能等等,把這些東西視為絕對真理,產生法執我相,而導致排斥新知的頑固知見,變成抗拒學習的態度,反而障礙了智慧的開展,在唯識學上稱之所知障。

 
        人類想要生活得快樂愜意,自由無礙,就必須排除由我執所引起的煩惱障;想使自我的智慧不斷增長,就必須伏斷所知障。而這兩個障礙,都受我相的干擾。因此,如何從我相之中解脫開來,發現真我,是修道過程非常重要的課題。

 
        煩惱障:起因於了別和思量兩種意識所產生的困擾;人類的生活是內在的意識和外在環境互動的作用。環境的種種刺激經過我們感官的處理,歸納成許多訊息,這些訊息經過意識的作用而分類、歸納,產生了經驗;它包含了知識、情感和情緒,因此,意識的範疇與日俱增,它的作用也愈精細複雜,而主宰煩惱障的情緒也就愈來愈多變。

        人類透過認知的作用,來處理事事物物。認知雖然是一種智能的作用,但是在認知的同時,必然連帶牽動了情緒的意識活動,於是認知受其左右,所收到的資訊失去正確性,甚至發生了扭曲。這時根據不正確的資訊來處理事物,自然得不到中肯的回應而產生煩惱,它再度產生情緒化,又一次儲存在自己的意識裡。來來回回的重複,因此是造成焦慮和心理疾病及不良適應的主要原因。

 
        情緒通常是由於分別是非、美醜、高下、好壞時,自己同時起了好惡或喜怒哀樂的激動狀態。因此情緒也是一種動能的變數﹝能變﹞,它是從區別與分辨中衍生出來的。   情緒伴隨著我們的感官及認知活動出現,它成為干擾的變數,影響一個人的工作效率、精神生活及身心健康。為了使自己生活得清醒自在,能夠實現自己的潛能,過著具有創造性的生活,就必須伏斷情緒這種煩惱障才行。

 
        情緒影響我們的思考、判斷和生活適應;一方面產生認知心智的活動,另一方面也引發了情緒的激動狀態。因此會有兩種想法出現;正念和邪念。而此時的反應要看情緒對認知做用干擾的情況而定,若遇事時有有平靜的情緒,認知作用比較清楚,煩惱即可降到最小。所以我們稱這種想法為「正念」。   因此正念就是認知心智的活動(認知作用清楚)。有兩個特質:一、它能促進心情的愉快和心智成長;消除了痛苦,解脫了煩腦,並有助於問題的解決。二、這個念頭具有可行性和有效性。 反之,如果遇事受到情緒的干擾,此時具有侵略性的人,可能採取暴力性反應,我們稱這種想法為「邪念」。   因此邪念就是引發了情緒的激動狀態(非理性的想法)。有兩個本質:一、它可能毀壞心智的不斷成長和喜悅清醒的態度,帶來痛苦。二、它引起一個不切實際或沒有價值的想法,虛擲光陰,並引起一連串的悲怨和壓抑。    所以我們處理生活上的種種問題,大都運用自己過去的經驗和所學來的知識技能每個人從小到大,學到的知識經驗非常豐富,而且是多方面的,是綜合性的。但是運用的時候,總是被情緒所引起的態度和價值觀念所牽引。因此情緒本身似乎是左右意識,或扭曲意識活動的一種力量。

        此外貪、瞋、癡三毒也是煩惱的根源。「貪」顯然是一種不能知足的慾望,它引導一個人強迫自己不斷去追求。「瞋」是不知足時,由挫折感而產生的惡劣情緒。「癡」是一種強烈的自我中心和對物的迷戀。這些由「心所法」所產生的意識活動,使人無法過愉快喜悅生活。為了使自己能從煩惱中解脫出來,在意識活動上,必須把情緒、貪婪和執著揚棄,讓自己有一個清淨的心理狀態,把那些屬於妄情的假相加以淨化,透過空的訓練,把它放下。我們每天執著於自我意識的活動,把它誤以為是如如實實的「我」,那是錯誤的。那些都是虛忘的情緒引起的意識活動而已,如果我們被這些虛幻的東西牽著走,必然有很多的煩惱和痛苦。因此修道人要達到正確的認知和信念這個目的,我們必須透過以下幾個途徑來改變自己:

 (1)正確的認識自己虛妄的情緒作用,避免作繭自縛。要修正一下僵化的生活觀念,並以歡喜心去接納生活。 
 (2)清醒的意識,不但是要能接納自己,而且要學習突破自我成見的限定。這樣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與適應生  活的智慧。
 (3)要以淨與覺使自己與別人之間存在的障礙得以消除,從而建立和諧氣氛和相互接納的態度,同時感受性    也跟著提高。
 (4)人必須透過重新學習,使自己生活的更清醒、更豐足、更能實現人生的價值。在重新學習之時,必須克服     心理上抗拒學習的潛意識傾向。
 (5)生活的本質就是要接納不可避免的錯誤和有限性,能了解到這一點,虛妄之情就可脫落。接納使一個人勇   於面對現實,敢於迎接挑戰。
        以上是所謂的「了別能變」,探討煩惱障及其解脫的方法。

        現在就「思量能變」來了解煩惱的根源。什麼叫思量呢?那是一個人執著於我相,透過自我中心的態度,對意識活動所產生的變化。思量能變所產生的煩惱,最主要的有四種,即自我迷戀、偏見、傲慢和貪愛。自我概念就是一個人的我相,有了我相就會執著於我而產生比較、思量、對立、競爭,於是衍生出許多煩惱。這些煩惱,比起由「了別能變」所產生煩惱,似乎更為難解,更為嚴重。人為了維持自己的尊嚴假相,幾乎什麼事都會做出來,甚至還要按上許多冠冕堂皇的名義,去達到他的目的。

        人類的戰爭、仇殺、報復等暴力,大部份來自我相的執著;而情緒上的困擾,情感上的障礙,也都是我執所造成的。在生活之中,所見所聞,所感所思,都經過自我中心的意識作用。舉例來說,許多人事業失敗了,為了顧及顏面,所以要編出一套說辭來辯解,最後不是怪罪命運不好,或時機不對,認為自己一點過錯也沒有。辯解的結果,使自己不去面對事實,不去「避免錯誤,勇於改正」,一直沒有辦法看透失敗的關鍵,以致無法獲得成功。

        一個人慾望太高,對自己的現況就有了不滿,於是就自怨自艾,生活變得沉重而苦惱。一個自我抨擊、苛責自己的人會產生以下幾種現象:

◎使自己生活得不快樂。

◎使自己失去信心,而不能勇於嘗試新的努力。
◎不能接納自己的缺點或病痛衰老,以致心理失去平衡。
◎花了太多時間責備自己,不但干擾追求成功生活的心志,而且帶來消極的情緒生活,使生活與工作更覺得  乏味。

 
        自我評價往往會危害心理健康,人若認為自己比不上別人,就很容易感到前途渺茫,頹氣喪志,並且會找出許多藉口來逃避自己應有的努力。另一方面,透過自我評價的意識活動,也會產生求名求地位的強烈慾求。人若不能落實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去努力實現,而計較於嬌俗干名,總要脫離現實,或者構成心理生活上的強大壓力。一個藝術家如果專心作畫,他一定很高興,而且會不斷地改進,獲得進步;如果一心一意想求得名氣,作畫就變成了他的負擔,心理壓力增大,甚至不得不找理由打退堂鼓。

 
        當然,我們也不是絕對不能對自己作評價。事時上,正確的評價有助於自我的接受,正確的自我評價能給自己訂一個安全的標準,那就是「我覺得很好」。不是因為我什麼事都做得恰如其分,也不是因為別人對我讚美,而是因為我現在活著,能接納並享有生活的喜悅、神聖和莊嚴。因此,自己完全接納自己,能在有生之年,生活得喜悅自在。

 
        人之所以覺得好,覺得有意義、有價值,是因為他活著,能實現自己的潛能。因此,我們不能以自己能力差、地位低,或者收入少而評斷自己不好。生活的本質是:所有現象的東西,都是由五蘊假名而成(色、受、想、行、識為五蘊),最後終究是要空壞的。只有如如的生活實現,證入精神世界的圓滿果位,才是最終的目的。這正是唯識論中,要闡明破我執和相執,伏滅煩惱,過實現生活,以成就圓成實性的本義。現在我們要問:怎樣才能轉識成智,過實現的生活呢?它的方法是:

◎把唯感的慾望和經驗,透過戒律及昇華作用轉變成有意義的生活,那就是「成所作智」。

把思考的意識、比較和批評的內省過程,轉化成為明辨是非,分別善惡,但又能不執著 於是非善惡而產生情緒反應,那就是「妙觀察智」。
◎承認每個人的根性不同,彼此不能比較,每一個人都應根據不同的本質去實現。而實 現的圓滿與喜悅是相同的,所以眾生平等,都能透過醒覺而成佛,是「平等性智」。
◎徹底淨化自己,從潛意識中解放出來,真正實現自己,自渡渡人,而能行果圓滿,那就 是「大圓滿智」。

 
        我們透過自我的醒覺,把意識轉化成智慧,那就沒有煩惱,所以稱為無漏。《唯識三十頌》最後一頌說:「此即無漏界,不思議常善,安樂解脫身,大牟尼法。」   修道人如能達到這個境界,已是不可能用語言來言傳的不思議境界,那時已從煩惱中解脫出來,「妄想識滅,名為涅槃」,入於清淨圓滿的實性,那就是「大牟尼」,就是最上的寂淨圓滿。

        「煩惱無極盡,惟人自染身,形形色色空虛幻,人生渺渺如迷陣。明師慈悲心,坎離來指明,苦海辛酸且甦醒,莫在紅塵貪堥D。借假修真應覺悟,免教他日恨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