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子修先生訪問記      林達雄


我們的佛堂有一位傳奇性的人物─路子修先生。路先生之富於傳奇性,不僅因為他是十七代祖路中一祖師的後代,而且也是因為他早年在台灣求道後,受到官考,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由原有的燦爛輝煌,一變為崎嶇坎坷,而他向道之心依然不變。他屹立不搖、臨考不倒的修道精神,值得我們學習與效法。

路先生於民國十一年五月十一日出生於山東汶上縣(在濟寧附近),是書香世家。在明朝時,祖先曾官至兵部尚書,大司馬。在汶上城裡尚有司馬府,尚書祠。在清末民初時,白陽初祖路中一祖師為路家的第十七代祖先。由於生長於動盪不安的戰亂時代,十九歲時毅然從軍報國,投入對日戰爭的偉大行列。抗戰勝利後,不久,中共竊据大陸。路先生於民國三十八年追隨政府來到台灣,當時任職於內政部麻醉藥品經理處,是一份很好的差事。

同年農曆三月十五日在西寧南路二段二十二巷二號佛堂求道。求道之後,在公家機關開始渡人,在他服務的地方渡了二十多人,自覺得成績還不錯。此時道禁未開,點傳師囑付他要小心,就在他心滿志得時,大禍來臨,官考降下。民國四十年三月十五日,當他們正在拜拜時,警察將屋子前後包圍起來,說有政治犯嫌疑,將在場所有的二十幾個人全部抓走,送到軍法處審問。受盡苦刑,逼問同黨還有多少?他們說他們只是燒香拜佛,沒做任何違法的事,也不知道有什麼同黨,即使打死了也是這麼說。後來軍法處就說他們違犯國家總動員法,私自集會結社,判點傳師三年半有期徒刑,壇主一年半,道親半年。就此鎯鐺入獄。

待他服刑六個月,刑滿出來之後,雪上又加霜,禍不單行。做事的機關說他有匪諜嫌疑,將他免職,趕出門外。自此沒有工作也沒有家,人海茫茫,何處是歸宿。正在走投無路時,有位老鄉說,在師範大學對面有一片違章建屋,都是山東老鄉,要他到那邊去看看。他就在那邊用了四百元買了一間五坪大的竹板屋,全家就在那埵w身。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坐吃山空,三餐不繼。在那時代,大家都很苦,沒有人能幫你。更何況被戴上了有匪諜嫌疑的紅帽子,更沒有人敢幫你。只有自找出路,到市埸去撿拾菜葉維生。有一位老鄉看到後就說,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不如同他一道去學賣菜。頭一天,買了十斤菜,很快就賣完了。第二天,買了十五斤,也很快就賣完了。就這樣每天增加幾斤,也都很順利就賣完了。後來賣到了四十斤,腳踏車不好拖,力氣不夠大,又挑不動,很辛苦。孩子長大,入不敷出,生活日見困難,三餐不繼,度日如年。他說當時真想自殺以了殘生。但再想想,死了之後,孩子們不是更苦嗎?此時無意中打開一本書,上面寫著,地上的一株小草,上天都還有一滴露珠給它,更何況是人。真是當頭棒喝,再苦再重的擔子也要挑著往前走。第二天又去賣菜時,有位好心的老太太對他說,這樣賣菜很累,不如買一輛推車,可以多拉一點菜去賣,就可以過生活了。當時他三餐都有問題,那有剩餘的錢去買車。老太太說願意借五十元給路先生去買車,待他日有了錢之後再還。買了車子之後,菜拉得多了,生意就多了,收入也就增加了,全家的生活不成問題,孩子們的臉上也開始有了笑容。那位老太太借錢給路先生時說她住在龍泉街,但自從那天之後,就再也沒出現過。這時想還錢,但怎麼找也找不到她。後來路先生想通了,世上那有這樣的好人,一定是上天 老娘要拉他站起來,不要他倒下去。想到這裹,感動得淚如雨下,馬上就跪在地上,向天叩拜。並發愿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這個家維持下去。

後來,孩子們都順利的長大了,也都考上了很好的學校。老大考上了大同工專,老二考上了建國中學,女兒考上了台北商專。他們也都完成學業,服務於社會。大兒子考進大同公司,升到副廠長,後來奉派來美,就在美國定居下來。二兒子考入台灣銀行,現升到課長。女兒考入聯合報,現任人事處專員。等孩子們都事業有成,路先生也在賣了二十五年菜之後退休了,不再賣菜,含貽弄孫,樂享晚年。新店市見其刻苦奮鬥教子有方的事蹟,可歌可泣,足堪表揚,以為社會大眾的典範,就選他為模範父親。

路先生現在同大兒子住在洛杉磯附近南邊的爾灣市,祖孫三代其樂融融。以前所失去的,上天現在都還給他了。他說,現在別無所求,能回到道院,也就心滿意足了。